【4px東莞集運倉】第二十期:從蘇伊士“落子”看產業棋局之工業市場的結構性牛市

【4px東莞集運倉】第二十期:從蘇伊士“落子”看產業棋局之工業市場的結構性牛市

時間:2020-09-21 14:10:29 來源:中國水網

各位聽濤的觀眾,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今天我聊聊威立雅的一個夥伴,也是競爭對手,也是長期同行的同級別公司蘇伊士。

大家知道,行業裏頭市場競爭,經常有一對一對兒的企業出現。百事可樂、可口可樂是一對兒,我們這個行業裏頭,首創、北控都在北京的,是一對兒,商業模式很像,其實,民營企業,以前桑德和金州是一對兒。這種一對兒現象在各個地方都有,宜興也有很多企業,捉對兒廝殺。這種捉對兒廝殺,帶來動力,也帶來商業模式的相互借鑑。

澳門自來水項目帶來的啓發

我真正第一次近距離地接觸蘇伊士實際上是參觀澳門自來水。我的師兄範曉軍當時在澳門自來水做執行董事。其實澳門這個項目是中國第一個PPP項目,1985年就做了。那時候國內的水務改革還沒有這個議題,我們的特許經營辦法2004年才發佈,第一個BOT項目被髮改委試點也是在1998年,1997年,90年代末期才開始做。

其實1985年就已經在澳門在嘗試了。這個澳門非常好的處置了資產和運營,它把資產其實委託給了合資公司,並沒有賣給合資公司。我們作為一個專業研究機構,有幸在2005年為他們的項目做過一箇中期評估。我們在2015年又為他們二期合同執行五年以後,受澳門市政府的委託,和業主的共同委託,做過兩次評估。

我一直認為這個項目對我們對我當時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制度體系,尤其是交易結構,政府關係,如何監管,如何調價,如何處理政企關係,如何處理消費者用户和社會關係,其實對我啓發非常大。我也認為澳門自來水是我們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一個範本,也是個老師。

澳門這個項目也是中法的可以説第二個項目。其他的項目都是同類型的,是1975年得利滿項目的翻版。

工業市場的草蛇灰線

有資料記載是1975年,中國的文革期間,其實這個國外公司就已經開始在中國做技術服務了。但是做的是幫我們做工業廢水的處理。

很多的時候(我們)認為工業是個偽命題,我們的水務環境領域早期開放的市場確實是工業,包括宜興的早期也是工業。到80年代後期以後,到90年代,經濟的發展,城市的發展,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成為主要。另外,我們在很早的時候,環保部就宣佈了工業廢水處理率達到了98%,97%,因為標準很低,基本上也沒人真正檢測。

為什麼蘇伊士堅持下來了呢?因為蘇伊士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國際大的工業集團,這些工業集團雖然中國沒管它,但它不敢放鬆,因為它知道在自己的國家,環保就像我們現在一樣的嚴。它們怕萬一發生障礙,對它們的追索是非常大的。所以,早期的工業項目只在外資的大型外資中間真實存在。其他的那些企業是偽產業,因為根本沒有真需求。

恰恰因為蘇伊士,它最早進入中國市場就是從工業介入的,它與工業市場一直沒有大的宣傳,剛才我説的兩個項目,實際很大一部分,包括危廢,就是工業市場,工業市場最近是迅速興起。恰恰因為工業市場的迅速興起,我經常説工業市場是結構性牛市,尤其是2016年以後,環保督查風暴,玩兒真的了,我們這個工業市場,活下來的工業企業,都必須認真考慮你的綠色化問題。以前我們的綠色化是時緊時鬆,抓得緊的時候(有),但早期根本就是松的,表面上緊,實際上松的,有一陣是時緊時鬆,經濟一下滑就鬆一鬆,經濟一好就緊一緊。那麼一個市場,它不可能是脈衝性的做。你做一個設備廠,一會兒要停運,一會兒要偷排,一會兒要真正運營,其實對一個企業是特別難的。所以早期做中國工業市場的環保企業,幾乎都沒有能夠接通資本市場。它們其實技術上比市政要強,因為它們工業廢水太難處理了。但遺憾的是,誰也沒做大。沒做大,造成了誰也沒有真正接通資本市場,真正接通資本市場的反而是市政。

蘇伊士屬於最早進入到工業領域的一個公司,它們一直堅持下來了,很多公司沒hold住,及時轉型了,很多公司都轉型了。因為市政市場的規模大,一個水廠的收入得頂好幾十個工業項目,它吸引力大。

其實到2017年,蘇伊士有個很重要的事件就是收購了GE的水處理版塊,高達30億美金的收購。不是收購GE的中國,是收購整個美國GE的水處理版塊。GE大家知道是個高科技公司,水處理當時是它七大獨立版塊之一,也是最小的版塊之一,沒有做起來。但是,GE的水處理版塊也是收來的。在中國總部在上海,也因為是我們E20的會員,我當時去做過幾次參觀,我們在那兒搞過沙龍,搞過專題的討論,請了很多會員去GE學習。GE就是主要做藥劑,做膜,做工程服務,中國的市場也很小,三四億,不到十億的收入,在GE的大盤子裏頭,比重非常小。其實,全球GE水處理在它大盤子裏也很小,可能比例在2%以下,是很小的比重。實際上就是沒做起來。但是,畢竟最早GE很看好水處理這個環節,所以它把它當做一個獨立的版塊。實際上,在2017年賣給了蘇伊士為主導的一個聯合體。這也是説,蘇伊士更加看好工業市場。其實GE所具備的技術基礎,是更好地能服務於工業市場。

碩果僅存的外資企業

這是一條線,其實蘇伊士之所以它默默的,其實一直在增長。

我老説,(外資公司)甚至在分化,威立雅實際上2017年後一直在收縮,中國的營業收入在下降,在賣,在淡出我們的十大影響力企業。而相反,你會發現蘇伊士的在我們十大影響力中的排名一年比一年高,它原來遠遠沒有威立雅高,因為威立雅投資規模比它大,行業影響力比它大,世界上的排名,威立雅也在蘇伊士前面。它一直是世界老二的角色,但在中國市場上其實在三四年的時間裏發生了反轉。

而且我覺得蘇伊士現在更有信心。我看他們的亞洲區執行董事、負責人郭仕達在中國已經有二十多年,我看歷史資料,1999年就到了中國,做負責人也有十五六年的歷史,高調的宣佈蘇伊士在大中國區的業務每年增長10%,而且重點發展固廢,事實上的增長速度也是很快的。其實在不聲不響中蘇伊士已經成為在中國市場中碩果僅存的一個外資投資商。以前在中國有很多外資投資商,以前在早期的時候,人民幣不值錢,我們吸引外資的時候,外資有很多身影,像泰晤士、柏林水務,很多的公司,現在柏林水務也跟國內企業進行了整合,做了股權轉讓,其實已經國有化了。泰晤士是離開了。之前還有很多的香港的,其實以前在中國非常活躍。

以前投資市場主要是外資,其實這些公司慢慢淡出了,唯獨一個沒有淡出的,更加高調的恰恰是蘇伊士。

分享到:
1200 2020-09-21 14:10:29

【4px東莞集運倉】第二十期:從蘇伊士“落子”看產業棋局之工業市場的結構性牛市

視頻來源 中國水網 視頻分類 綜合,會員單位,E20演播廳

各位聽濤的觀眾,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今天我聊聊威立雅的一個夥伴,也是競爭對手,也是長期同行的同級別公司蘇伊士。

大家知道,行業裏頭市場競爭,經常有一對一對兒的企業出現。百事可樂、可口可樂是一對兒,我們這個行業裏頭,首創、北控都在北京的,是一對兒,商業模式很像,其實,民營企業,以前桑德和金州是一對兒。這種一對兒現象在各個地方都有,宜興也有很多企業,捉對兒廝殺。這種捉對兒廝殺,帶來動力,也帶來商業模式的相互借鑑。

澳門自來水項目帶來的啓發

我真正第一次近距離地接觸蘇伊士實際上是參觀澳門自來水。我的師兄範曉軍當時在澳門自來水做執行董事。其實澳門這個項目是中國第一個PPP項目,1985年就做了。那時候國內的水務改革還沒有這個議題,我們的特許經營辦法2004年才發佈,第一個BOT項目被髮改委試點也是在1998年,1997年,90年代末期才開始做。

其實1985年就已經在澳門在嘗試了。這個澳門非常好的處置了資產和運營,它把資產其實委託給了合資公司,並沒有賣給合資公司。我們作為一個專業研究機構,有幸在2005年為他們的項目做過一箇中期評估。我們在2015年又為他們二期合同執行五年以後,受澳門市政府的委託,和業主的共同委託,做過兩次評估。

我一直認為這個項目對我們對我當時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制度體系,尤其是交易結構,政府關係,如何監管,如何調價,如何處理政企關係,如何處理消費者用户和社會關係,其實對我啓發非常大。我也認為澳門自來水是我們研究中國特許經營的一個範本,也是個老師。

澳門這個項目也是中法的可以説第二個項目。其他的項目都是同類型的,是1975年得利滿項目的翻版。

工業市場的草蛇灰線

有資料記載是1975年,中國的文革期間,其實這個國外公司就已經開始在中國做技術服務了。但是做的是幫我們做工業廢水的處理。

很多的時候(我們)認為工業是個偽命題,我們的水務環境領域早期開放的市場確實是工業,包括宜興的早期也是工業。到80年代後期以後,到90年代,經濟的發展,城市的發展,城市基礎設施的建設成為主要。另外,我們在很早的時候,環保部就宣佈了工業廢水處理率達到了98%,97%,因為標準很低,基本上也沒人真正檢測。

為什麼蘇伊士堅持下來了呢?因為蘇伊士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國際大的工業集團,這些工業集團雖然中國沒管它,但它不敢放鬆,因為它知道在自己的國家,環保就像我們現在一樣的嚴。它們怕萬一發生障礙,對它們的追索是非常大的。所以,早期的工業項目只在外資的大型外資中間真實存在。其他的那些企業是偽產業,因為根本沒有真需求。

恰恰因為蘇伊士,它最早進入中國市場就是從工業介入的,它與工業市場一直沒有大的宣傳,剛才我説的兩個項目,實際很大一部分,包括危廢,就是工業市場,工業市場最近是迅速興起。恰恰因為工業市場的迅速興起,我經常説工業市場是結構性牛市,尤其是2016年以後,環保督查風暴,玩兒真的了,我們這個工業市場,活下來的工業企業,都必須認真考慮你的綠色化問題。以前我們的綠色化是時緊時鬆,抓得緊的時候(有),但早期根本就是松的,表面上緊,實際上松的,有一陣是時緊時鬆,經濟一下滑就鬆一鬆,經濟一好就緊一緊。那麼一個市場,它不可能是脈衝性的做。你做一個設備廠,一會兒要停運,一會兒要偷排,一會兒要真正運營,其實對一個企業是特別難的。所以早期做中國工業市場的環保企業,幾乎都沒有能夠接通資本市場。它們其實技術上比市政要強,因為它們工業廢水太難處理了。但遺憾的是,誰也沒做大。沒做大,造成了誰也沒有真正接通資本市場,真正接通資本市場的反而是市政。

蘇伊士屬於最早進入到工業領域的一個公司,它們一直堅持下來了,很多公司沒hold住,及時轉型了,很多公司都轉型了。因為市政市場的規模大,一個水廠的收入得頂好幾十個工業項目,它吸引力大。

其實到2017年,蘇伊士有個很重要的事件就是收購了GE的水處理版塊,高達30億美金的收購。不是收購GE的中國,是收購整個美國GE的水處理版塊。GE大家知道是個高科技公司,水處理當時是它七大獨立版塊之一,也是最小的版塊之一,沒有做起來。但是,GE的水處理版塊也是收來的。在中國總部在上海,也因為是我們E20的會員,我當時去做過幾次參觀,我們在那兒搞過沙龍,搞過專題的討論,請了很多會員去GE學習。GE就是主要做藥劑,做膜,做工程服務,中國的市場也很小,三四億,不到十億的收入,在GE的大盤子裏頭,比重非常小。其實,全球GE水處理在它大盤子裏也很小,可能比例在2%以下,是很小的比重。實際上就是沒做起來。但是,畢竟最早GE很看好水處理這個環節,所以它把它當做一個獨立的版塊。實際上,在2017年賣給了蘇伊士為主導的一個聯合體。這也是説,蘇伊士更加看好工業市場。其實GE所具備的技術基礎,是更好地能服務於工業市場。

碩果僅存的外資企業

這是一條線,其實蘇伊士之所以它默默的,其實一直在增長。

我老説,(外資公司)甚至在分化,威立雅實際上2017年後一直在收縮,中國的營業收入在下降,在賣,在淡出我們的十大影響力企業。而相反,你會發現蘇伊士的在我們十大影響力中的排名一年比一年高,它原來遠遠沒有威立雅高,因為威立雅投資規模比它大,行業影響力比它大,世界上的排名,威立雅也在蘇伊士前面。它一直是世界老二的角色,但在中國市場上其實在三四年的時間裏發生了反轉。

而且我覺得蘇伊士現在更有信心。我看他們的亞洲區執行董事、負責人郭仕達在中國已經有二十多年,我看歷史資料,1999年就到了中國,做負責人也有十五六年的歷史,高調的宣佈蘇伊士在大中國區的業務每年增長10%,而且重點發展固廢,事實上的增長速度也是很快的。其實在不聲不響中蘇伊士已經成為在中國市場中碩果僅存的一個外資投資商。以前在中國有很多外資投資商,以前在早期的時候,人民幣不值錢,我們吸引外資的時候,外資有很多身影,像泰晤士、柏林水務,很多的公司,現在柏林水務也跟國內企業進行了整合,做了股權轉讓,其實已經國有化了。泰晤士是離開了。之前還有很多的香港的,其實以前在中國非常活躍。

以前投資市場主要是外資,其實這些公司慢慢淡出了,唯獨一個沒有淡出的,更加高調的恰恰是蘇伊士。

Copyright © 2000-2020 //ow.serveforidea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